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卷五
作者:李筌 (唐朝) 收藏

 

  〔预备总序〕

  经曰:不备不虞,不可以帅师。愚者有备,与智者同功。故天子有道,守在四境;诸

侯有道,守在四邻国,所以立疆场、关塞、亭障者,将欲别内外、乖夷狄;置烽燧刁斗者

,所以警边、徼厉士卒也。

 

〈筑城篇〉第四十三

  经曰:先王之制,大都不过三国之一,中五之一,小九之一,故曰:都城过百雉,国

之害也。今诸侯之城,方两京之城,阔狭合五之一,其高为边隅之守,不可为节制。古今

度城之法者,下阔与高倍,上阔与下倍,城高五丈,下阔二丈五尺,上阔一丈二尺五寸,

高下阔狭,以此为准。

  料功,以下阔加上阔,得三丈七尺五寸,半之得一丈八尺七寸五分,以高五丈乘之,

一丈之城积数得九十三丈七尺五寸,每一工日筑二丈,计工四十六人日筑城一丈,余七尺

五寸一步,计役二百七十八人,土余五丈一百步,计工二万七千八百二十人,余一丈土,

一里,计工一十万一百九十人,余一丈土,率一里,则十里可知,其出土负篑,并计二丈

土,其羊马城於濠内,筑高八尺,上至女墙,计工准上。

 

〈凿濠篇〉第四十四

  经曰:濠面阔二丈、深一丈、底阔一丈,以面阔积数三丈半之,得数一丈五尺;以深

一丈乘之,凿濠一尺,得数一十五丈。每一工日出土三丈一尺,计工五人。一步,计工三

十人;一里,计工一万八千人。一里为率,则百里可知。

 

〈弩台篇〉第四十五

  经曰:台高下与城等,敌去我城百步,台相去亦如之,下阔四丈、高五丈,上阔二丈

,上建女墙,台内通暗道,安屈膝软,梯人上,便卷收之中,设毡幙,置弩手五人,备乾

粮水火,等候敌近城垒,则攒弩射其首将。

 

〈烽燧台篇〉第四十六

  经曰:明烽燧於高山,四望险绝处置;无山,亦於平地高迥处置。下筑羊马城,高下

任便,常以三五为准。台高五丈,下阔三丈,上阔一丈,形圆上盖圆屋,覆之屋径,阔一

丈六尺,一面跳出三尺,以板为之,上覆下栈,屋上置突灶三所,台下亦置三所,并以石

灰饰其表里,复置柴笼三所,流火绳三条在台侧,上下用软梯,上收下垂,四壁开孔,望

贼及,安置火筒,置旗一面、鼓一面、弩两张,炮石、垒木、停水瓮,乾粮、生粮,麻縕

火钻、火箭、蒿艾、狼粪、牛粪,每夜,平安举一火,闻警举二火,见烟尘举三火,见贼

烧柴笼。如早夜平安,火不举,即烽子为贼提。一烽六人,五人烽子,递知更刻,观望动

静,一人烽卒知文书、符牒传递。

 

〈马铺土河篇〉第四十七

  经曰:每铺相去四十里,如驿近远於要路山谷间,牧马两匹与游奕计会,有事警急,

烟尘入境,则奔驰相报。

  置土河於山口,贼路横截,道凿之,横阔二丈、深二丈,以细沙散土填平,早夜行检

,扫令平净,有狐兔入境,亦知足迹多少,况於人马乎!

 

〈游奕地听篇〉第四十八

  经曰:於奇兵中,选骁果、谙山川井泉者,与烽子马铺土河,计会交牌,日夕逻候於

庭障之外,捉生事,问敌营虚实,我之密谋,勿令游奕人知。其副使子将并久谙军旅、好

身手者任。

  地听,选少睡者,令枕空胡[上皿下鹿]卧,有人马行三十里外,东西南北皆有响见於

胡[上皿下鹿]中,名曰:地听。可预防奸,野猪皮为胡[上皿下鹿]尤妙。

 

〈报平安篇〉第四十九

  经曰:报平安者,诸营铺百司主掌皆入五更,有动静报虞候知,左右虞候早出,大将

军牙前带刀,磬折大声通曰:左右厢兵马及仓库营并平安。诺。复退本班。如有盗贼动静

紧急,即具言其事,若在野行军,即言行营兵马及更铺并平安。

 

〈严警鼓角篇〉第五十

  经曰:夫城军野营,行军在外,五更初、日没时,搥鼓一通,三百三十搥为一通。鼓

音止,则角音动。吹一十二声,角为一叠。角音止,鼓音动。如此三鼓、三角而昏明毕。

行军,第一角声,动兵士起;第二角声动,内外办角音绝兵马齐动而发。

 

〈定铺篇〉第五十一

  经曰:每日戍时,严警,鼓角初动,虞候领甲士十二队,建旗帜、立号头巡军营及城

上,如在野巡营,外定更铺疏密,坐者喝曰:是甚麽人?巡者答曰:虞候总管某乙巡。坐

喝曰:作甚行?答曰:定铺。坐喝曰:是不是行?答曰:是。如此者三喝三答,坐曰:虞

候总管过。号头及坐喝用声雄者充。

 

〈夜号更刻篇〉第五十二

  经曰:夜取号於大将军处,粘藤纸二十四张,十五行界印缝安标轴,题首云:某军某

年某月某日号簿。每日戍时,虞候判官持簿於大将军幕前取号,大将军取意於一行中书两

字,上一字是坐喝,下一字是行答。於将军前封锁,函付诸号,各到彼巡检所,主首以本

钥匙开函,告报不得令有漏泄,一夜书一行,二十四张三百六十行,尽一载,别更其簿。

  更漏牌一日一夜,凡一百刻,以竹马为一百,牌长三寸、阔一寸,逐月题云:某月更

牌。一日一夜计行二百里,探更人每刻徐疾,行二里,常取月中气为正。

  雨水正月中,夜传牌四十九分,一更传牌九,余一里一百七十三步三尺二寸。

  春分二月中,夜传牌五十一分,一更传牌十。

  谷雨三月中,夜传牌三十七分,一更传牌七,余一里十四步二尺。

  小满四月中,夜传牌三十六三分,一更传牌七,余一百七十步四尺八寸。

  夏至五月中,夜传牌三十五分,一更传牌七。

  大暑六月中,夜传牌三十六三分,一更传牌七,余一百七十五步一尺二寸。

  处暑七月中,夜传牌三十六三分,一更传牌七,余一百七十五步一尺二寸。

  秋分八月中,夜传牌四十四五分,一更传牌八余一里二百八十六步一尺二寸。

  霜降九月中,夜传牌四十九五分,一更传牌九余一百一十八步五尺六寸。

  小雪十月中,夜传牌五十三三分,一更传牌十余一里一百一十五步一尺二寸。

  冬至十一月中,夜传牌五十五,一更传牌十一。

  大寒十二月中,夜传牌五十三二分,一更传牌十余一里一百二十五步一尺二寸。

  右件古法多不合今。

 

〈乡导篇〉第五十三

  经曰:即鹿无虞,从入於林中。不用乡导,难得地利。夫用乡导者,不必土人,但谙

彼山川之险易、敌之虚实,即可任也。赏之使厚,收其心也;备之使严,防其诈也。是故

,锡之以官爵,富之以财帛,使有所恋;匹之以妻子,使有所怀。然後察其辞,监其色,

覆其言,始终如一,可以用之也。

 

〈井泉篇〉第五十四

  经曰:沙碛卤莽之中,有水野马黄牛之踪,寻之有水,乌鸟所集处有水,地生葭苇菰

蒲之处有伏泉,地有蚁壤之处下有伏泉。

 

〈迷途篇〉第五十五

  经曰:远征迷途,南北不分,当以北辰为正。

  正月,昏参中、朝尾中。  二月,昏弧中、朝建星中。

  三月,昏七星中、朝牵牛中。四月,昏翼中、朝婺女中。

  五月,昏亢中、朝危中。  六月,昏心中、朝奎中。

  七月,昏建中、朝毕中。  八月,昏牵牛中、朝觜中。

  九月,昏虚中、朝柳中。  十月,昏危中、朝七星中。

  十一月,昏东壁中、朝轸中。十二月,昏娄中、朝氐中。

  其阴雪,则用老马引前。昔齐桓公伐孤竹,值雪迷道,驱老马寻途,不迷。

 

〈搜山烧草篇〉第五十六

  经曰:军至险阻、沟涧、林薄、翳荟、葭芦、草莽之处,鹳翔鸟舞不下,伏兽惊起,

草木无风而动,必谨察之,恐伏奸也。

  边城十月一日烧草及恶山、深谷、大川、连水、左近草树,虏骑若来,无所伏藏。

 

〈前茅後殿篇〉第五十七

  经曰:《周礼》:挈壶,以令军井;挈辔,以令军舍;挈畚,以令军粮。前茅虑无建

旗帜以表之,皆古法也。今以先锋令先探井泉、水草,宿止贼路与乡导计会,乃进军战,

则有喝後,皆拔白刃以临之,使进如退却,便斩;敌来追我,则後殿与战,无惊扰大军也

 

〈衅鼓篇〉第五十八

  经曰:军临敌境,使游奕捉敌一人,立於六纛之前而祝曰:「胡虏不道,敢干天常,

皇帝授我旗鼓,翦灭凶渠。见吾旗纛者,目眩;闻吾鼓鼙者,魄散。」令散人跪纛前,乃

腰斩之,首横路之左,足横路之右,取血以衅鼓鼙,大纛从首足间过,兵马六军从之,而

往出胜敌,亦名祭敌。

 

〈屯田篇〉第五十九

  经曰:〈洪范〉八政,以食为先。是以商鞅入秦,行垦草之令;夷吾霸齐,富农功之

术。夫地所以养人,城所以守地,战所以守城。务耕者,其人不衰;务守者,其地不危;

务战者,其城不围。四海之内、六合之中有奚贵?曰:贵於土。奚贵於土?曰:人之本。

奚贵於人?曰:国之本。是以兴兵伐叛,而武爵任;武爵任,则兵胜。按民务农,则粟富

;粟富,则国强。人主恃农战而尊,三时务农,一时讲武,使士卒出无余力,入有余粮,

所谓兴兵而胜敌,按兵而国富也。

  合屯田六十顷:四十顷种子,五顷大荳种子,五顷麦种子,五顷麻种子,五顷荞种子

,屯外五十亩菜不入。至秋纳宴设厨,四十亩蔓菁种子,十亩萝卜种子,已上种子各依乡

原种。

  一屯六十丁,一丁日给米二升,一日一石二斗,一月三十六石,一年四百三十二石。

  牛料一屯六十头牛,日给荳五升,十月一日起料,四月一日停,一日三石,一月九十

石,六月五百四十石。

  一屯丁粮牛料种子耒屯,坚耒束以长三百七十八尺五寸三分三毫绳之四分之一,长九

十三尺六寸三分四毫。四月磔橛绳内有田一亩,对屯田官分三等,田内上中下耒之,以三

尺五寸圈成束,则耒数三等可知。

  耒屯苗子,横耒取三等,束。对屯田官打下苗子,斗升合数,为两绢袋,各乘苗子一

[木宛]与屯田官者耒,使对一[木宛]与耒,使掌者屯官封其後,恐有耗损者,耒米取子一

斗,平量对屯田官捣,耒得几米为率,则一屯斛斗可知。

  等级殊等九千石,第一等七千石,第二等六千石,第三等五千石。岁无水旱、灾蝗,

满四千石者,屯官有殿。

  一军载粟一十二万八千石六分,支米九万石,以殊等屯一十四余万二千石,方支一岁

。《粮神农书》曰:「虽金城十仞,汤池百步,带甲十万,而无粟者,不能守也。」故充

国伐西戎,杜茂守北鄙,创置屯田,以为耕植也。

 

〈人粮马料篇〉第六十

  经曰:一军一万二千五百人,人日支米二升,一月六斗,一年七石二斗。一军一日支

米二百五十石,一月七千五百石,一年九万石。

  以六分支粟,一人日支粟三升三合三勺三抄三圭三粒,一月一石,一年一十二石。一

军一年二十万八千石,每小月人支粟九斗六升六合六勺六抄六圭六粒,其大麦八分、小麦

六分、荞麦四分、大荳八分、小荳七分、宛荳七分、麻七分、黍七分,并依分折米。

  盐,一人日支半合,一月一升五合,一年一斗八升。一军一日六石二斗五升,一月一

百八十七石五斗,一年二千二百五十石。

  马料,一人二匹,一军二万五千匹。朔方、河西,一人二匹。范阳、河东、陇右、安

西、北庭,则二人三匹。平卢、剑南,则一人一匹。计马二万五千匹为一军,计二百五十

匹为一队,分为十坊,一坊秣马五十队。十月一日起料,四月一日停料。

  一马日支粟一斗,一月三百,六个月一十八石。计一军马一日支粟一千二百五十石,

一月三万七千五百石,六个月二十二万五千石。

  马盐,一马日支盐三合,一月九升,六个月五斗四升。一军马支盐三十七石五斗,一

月一千一百二十五石,六个月六千七百五十石。

  茭草,一马一日支茭草二围,一月六十围,六个月三百六十围。计一军马六个月九十

围。

  油药,其油药取逃亡兵士残粮衣赐兽医,人於马押官都头中差取。

 

〈军资篇〉第六十一

  经曰:军无财,士不来;军无赏,士不往。香饵之下,必有悬鱼;重赏之下,必有死

夫。夫兴师不有财帛,何以结人之心哉!

  军士一年一人支绢布一十二疋、绢七万五千疋、布七万五千疋。

  赏赐马鞍辔、金银衔辔二十具、锦一百疋、绯紫袄子衫具带鱼袋五十副、色罗三百疋

、妇人锦绣夹襭衣帔袍二十副、绯紫紬绫二百疋、彩色绫一百疋银器二百事、银壶瓶五十

事、帐设锦褥一十领、紫绫褥二十领、食卓四十张、食器一千事、酒樽杓一十副、长幕二

十条、锦帐十所、白毡一百事、床[囗套]二十条、鸱袋绣塾一百口。

 

〈宴设音乐篇〉第六十二

  经曰:云上於天,需君子以饮食宴乐,用宣主君之惠、畅吏士之心。古人出师,必犒

以牛酒,颁赏有序,殽席有差,以激励於众。酒酣拔剑起舞,鸣笳角抵伐鼓[口斗]呼,以

增其气。弦竹哀怨凄怆,征夫感而泣下,锐气沮丧,复安得而用哉!

  酒一人二升二百五十石。

  羊一口分为二十节六百二十五口。

  牛肉代羊肉一人二斤二万五千斤。

  白米一人五合六十二石五斗。

  薄饼一人两个,二万五千个。每一斗面作二十个,计面一百二十五石。

  馒头一人一枚,一万二千五百枚。一斗面作三十枚,用面四十一石六斗七升。

  蒸饼一人一枚,一万二千五百枚。一斗面作一百枚。

  散子一人一枚,一万二千五百枚。一斗面作三十枚,面二十五石,每面一斗使油二十

二斤。

  [食毕][食罗]一人一枚,一万二千五百枚。一斗面作八十个,面一十五石六斗二升五

合。

  [食羔][食羹]一人三合。糯米三十七石五斗。

  菜一人五两,二千九百五十斤零四两。

  羊头蹄六百二十五具,充羹。

  酱羊猪肝六百二十五具,并四等充羹。

  盐三人一合,四石一斗六升。

  酱一人半合,六石二斗五升。

  醋一人一合,一十二石五斗。

  椒五人一合,二石五斗。

  姜一人一两,七十八斤零二两。

  葱三人一两,二百九十六斤零六两。

「随莚乐例」:

  大鼓、杖鼓、腰鼓、舞剑、浑脱、角抵、笛、

  拍板、破阵乐、投石、拔拒、蹙鞠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 卷四
下一篇: 卷六
相关内容

评论 0 条 / 浏览 815

点击获取验证码
热门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