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春秋 战国 西汉 东汉 西晋 东晋 南朝 北朝 五代 北宋 南宋 西夏
卷六
作者:李筌 (唐朝) 收藏

 

  〔阵图总序〕

  经曰:黄帝设八阵之形:车厢洞当,金也。车工中黄,土也。乌云鸟翔,火也。折冲

,木也。龙腾郤月,水也。雁行鹅鹳,天也。车轮,地也。飞翼浮沮,巽也。

  风后亦演《握奇图》云:「以正合,以奇胜。或合而为一,或离而为八。聚散之势,

节制之度,复置虚实二垒。」

  力牧以《刱营图》,其後,秦由余、蜀将诸葛亮并有阵图,以教人战。

  夫营垒教战有图,使士卒知进止、识金鼓。其应敌战阵不可预形,故其「战胜不复,

而应形无穷。兵形象水,水因地而制形,兵因敌而制胜,能与敌变化而取胜者,谓之神。

」则其战阵无图,明矣。而庸将以教习之阵为战敌之阵,不亦谬乎!

 

〈风后握奇垒篇〉第六十三

  经曰:自风后至於太公,俱用此法。古之握奇,文不满尺,理隐难明。其范蠡、乐毅

、张良、项籍、韩信、黥布,皆用此法,得其糟粕。而霍光、公孙宏、崔浩,采其华,未

尽其实。今以八阵握奇,人数为垒,班布守地,阔狭顷亩,列之如後。

 

〈风后握奇外垒篇〉第六十四

  一军一万二千五百人,以十人为一火,一千二百五十火;幕亦如之,幕长一丈六尺舍

十人,人守地一尺六寸,十以三为奇,以三千七百五十人为奇兵,余八千七百五十人分为

八阵;阵有一千九十三人,七分五铢,守地一千七百五十尺,八阵积率,为地一万四千尺

,率成二千三百三十三步余二尺,积率成六里,余一百七十三步二尺,以垒四面乘之,一

面得地,一里余二百二十三步二尺,垒内得地一十四顷,一十七亩余一百九十七步四尺六

寸六分,以为外垒。

  天阵居乾为天门。 地阵居坤为地门。

  风阵居巽为风门。 云阵居坎为云门。

  飞龙居震为飞龙门。虎翼居兑为虎翼门。

  鸟翔居离为鸟翔门。蛇蟠居艮为蛇蟠门。

  天地风云为四正。 龙虎鸟蛇为四奇。

  乾坤巽坎为阖门。

  震兑离艮为开门。

  有牙旗游队列其左右,偏将军居门内,禁出入,察奸诈。垒外有游军,定两端,前有

冲,後有轴,四隅有铺,以备非常。中垒,以三千七百五十人为中垒,守地六千尺,积尺

得二里,余二百八十步;以中垒四面乘之,一面得地二百五十步。垒内有地两顷,余一百

步。正门为握奇,大将军居之,六纛、五麾、金鼓、库藏、辎重,皆居中垒。

〈太白营图篇〉第六十五

  经曰:参七星伐三星,连体十星,为十将军,西方白虎宿也。主杀伐,此星出而天下

秋,草木摇落,有若军威,故兵出而法焉!一将一千人,十将一万人。幕千人,守地一万

六千尺,积尺得二千六百六十六步,余四尺;积步得七里,余一百四十六步四尺;以营四

面乘之,一面得地一里,余三百六步四尺,营内有地一十八顷七十亩,余一百四十三步五

尺三寸三分。

  地主居坎为地主门。和德居艮为和德门。

  高丛居震为高丛门。大炅居巽为大炅门。

  天威居离为天威门。大武居坤为大武门。

  太簇居兑为太簇门。阴德居乾为阴德门。

  四仲为开门。   四维为阖门。

  外置牙旗游队,四维门置铺,偏将军居垒内,以禁出入、察奸邪!十将幡旗图禽,以

五色五行列之。

  右一将,行得水,黑幡帜旗,图熊额白脚青。

  右二将,行得火,赤幡帜旗,图鹗额白脚黄。

  右三将,行得木,青幡帜旗,图熊额白脚赤。

  右四将,行得金,白幡帜旗,图狼额白脚黑。

  右五将,行得土,黄幡帜旗,图虎额白脚白。

  左一将,行得水,黑幡帜旗,图熊额白脚青。

  左二将,行得火,赤幡帜旗,图鹗额白脚黄。

  左三将,行得木,青幡帜旗,图熊额白脚赤。

  左四将,行得金,白幡帜旗,图狼额白脚黑。

  左五将,行得土,黄幡帜旗,图虎额白脚白。

  中营二千人为左右决胜军,大将卫五百为幕,二百五十人守地四千尺,积尺得六百六

十六步,余四尺;积步得一里,余三百六步四尺;以营四面乘之,一面得地一百六十六步

,余四尺。其中营小,每面加四十三步一尺三寸三分,通成二百二十二步一尺三寸三分。

每幕相去四尺五寸四分,营内有地二顷四亩,余一百五十七步一尺五寸九分。

  休门主一居子。生门主八居艮。伤门主三居卯。

  杜门主四居巽。景门主九居午。死门主二居坤。

  惊门主七居酉。开门主六居乾。

  右八门,四维,四仲。唯开景门,阖致大将,将军旗纛、金鼓如握奇法。

〈偃月营图篇〉第六十六

  经曰:偃月营,形象偃月,背山冈,面陂泽,轮逐山势,弦随面直。地窄山狭之所,

下营也。褗月外营,常以四六分幕一万人,以六千人守地,九千六百尺,积尺得一千六百

步;积步得四里,余一百六十步为营轮。四千人守地六千四百尺,积尺得一千六十六步余

四尺;积步得二里,余三百四十六步四尺为弦,弦置三门,每门相去三百五十五步一尺五

寸五分。营内有地一十八顷八十亩,余五十八步四尺,右置上弦门,中置偃月门,左置下

弦门。

  偃月中营,以二千五百人守地四千尺,积尺得六百六十六步,余四尺;积步得一里三

百六步,余四尺。每幕加地四尺五寸四分,每幕中两厢置土马一十二疋,大小如常马,备

直鞍,令士卒擐甲胄、櫜弓矢、佩刀剑、持矛盾,左右上下,以习骑射。

 

〈阴阳队图篇〉第六十七

  经曰:阳队起一至九,阴队起九至一。队有五十人,五人为火长,一队九人,不失四

十五人之数。卒间容卒,相去二步;队间容队,相去一十八步。前後一十步,其队相去,

前後亦如之。黄帝曰:「阵门容阵,队间容队,曲间容曲。」是也。

  一队布地三十六步,一阵二十二队,布地七百九十二步。方、圆、斜、曲、长、短皆

如之。火长不预教习,其支器仗亦在分数之内。甲三十领六分,战袍二十领四分,枪五十

根十分,牌十面二分,弩十张二分,陌刀十张二分,箭四十副八分,佩刀四十口八分,棓

十具六分。

  右守用阴队,左攻用阳队。矛、盾、弓,布置各有行列,前後阴阳不同。

 

〈教旗篇〉第六十八

  经曰:春秋末,并为战国。增讲武之礼,以为戏乐;用相夸竞,而秦更名为角抵。故

国虽大,好战必亡;天下虽安,忘战必危。天下既平,春蒐、夏苗、秋猕、冬狩,振旅理

兵,所以不忘战也。宜(仲)尼曰:「以不教民战,是谓弃之。」今边军更名曰:教旗。

使士卒识金鼓、别旗帜、知行列、谙部分,乃一军之节制也。

  凡教旗於平原高山,大将军居其上,南向左右各置鼓一十二面、角一十二具,各树五

色旗,六纛居前,旌节次之,监军、御史、裨副、左右、衙官、骑队如偃月形为候骑,下

临平野,使士卒目见旌旗、耳闻鼓角、心存号令,乃命十将左右决胜,将总一十二将一万

二千人,兵刃精新,甲马旗帜分为左右厢,各以兵马,使为长班布其次。阵间容阵,队间

容队,曲间容曲。以长参短,以短参长。回军转阵,以前为後,以後为前,进无速奔,退

无趋走。纷纷纭纭,斗乱而不可乱;浑浑沌沌,形员而不可败者,奇正是也。进止有度,

徐疾有节,以正合,以奇胜,听音、望麾,乍合乍离,於是三令五申。

  白旗点、鼓音动,则左右厢齐合;朱旗点、角音动,则左右厢齐离。离之与合,皆不

离子午之地。左厢阳向而旋,右厢阴向而旋,左右各复本位。白旗掉、鼓音动,左右云蒸

鸟散,弥川络,野然而不失队伍之疏密;朱旗掉、角音动,左右各复本位。前後左右无差

尺寸。

  经曰:散则法天,聚则法地。如此三合而三离,三聚而三散,不如法者,吏士之罪,

可从军令。於是大将军出五彩旗一十二面,各树於左右阵前,每旗选壮勇士五十人守旗,

选壮勇士五十人夺旗;右厢夺左厢旗,左厢夺右厢旗。鼓音动而夺,角音动而止。得旗者

胜,失旗者负。胜赏、负罚,离合之势,聚散之形,胜负之理,赏罚之信。因是以教之。

 

〈草教图篇〉第六十九

  经曰:古之诸侯,畋猎者,为田除害,上以供祭祀,下以习武事。太古之时,人食鸟

兽之肉、衣鸟兽之皮;後代人民众多、鸟兽寡少,衣食不足。於是神农教其种植、导其纺

绩,以代鸟兽之命。自是以後,禽兽复盈山林,下平土害禾稼,人民苦之。於是王公秋冬

无事,教习畋猎,简练兵革,奋扬威武,以戒非常。季冬之月,腊日太阴用事,万物毕成

,蛰虫以伏,乃具卒乘,从禽於山泽以教之,令知部分进退之仪也。

  一人守围地三尺,一十二将守地三万六千尺,积尺得六千步,积步得一十五里,余六

十步。围中径阔得地五里,余二十步,以左右决胜,将为校头,其次左右将各主士伍为行

列,皆以金鼓、旌旗为节制。其初,起围张翼,随山林地势,无远近部分,其合围地,虞

候先择,定讫,以善弧矢者为围中骑,其步卒枪幡守围,有漏禽兽者,坐守围吏,大兽公

之,小兽私之,以观进止。

 

〈教弩图篇〉第七十

  经曰:弩者,怒也。言其声势威响如怒,故以名其弓也。穿刚洞坚,自近及远,古有

黄连百竹、八担双弩之名。今有绞车弩,射七百步,攻城拔垒用之;臂张弩,射三百步,

步战用之;马弩,射二百步,马战用之。弩张迟,临敌不过三发,所以战阵不便於弩,非

弩不利於战,而将不明於用弩也。夫弩不离於短兵,当别为队攒箭注射,则前无立兵,对

无横阵;复以阵中张阵,外射,番次轮回,张而复出,射而复入,则弩无绝声。敌无薄我

,置弩必处於高,争山夺水,守隘塞口,破骁陷阵,果非弩不利也。

  张弩後,左厢丁字立,当弩八字立,高揎手垂衫襟,左手承撞右手,迎上当心开张,

张有阔狭,左臂右转,还复当心,安箭高举,射贼若远,高抬弩头,贼若近平身,放;左

右有贼回身,放;贼在高处挈脚,放。放箭,讫喝,杀郤,掣拗蝎尾,覆弩还着地。

 

〈合而为一阵图篇〉第七十一

  经曰:从一阵之中,离为八阵,从八阵复合而为一;听音望麾,以出四奇,飞龙、虎

翼、鸟翔、蛇蟠为四奇阵,天、地、风、云为四正阵。夫善战者,以正合,以奇胜,奇正

相生,如循环之无端,孰能穷之?奇为阳,正为阴;阴阳相薄,而四时行焉!奇为刚,正

为柔;刚柔相得,而万物成焉!奇正之用,万物无所不胜焉!所谓合者,即合奇正八阵而

为一也。

 

〈离而为八阵图篇〉第七十二

  经曰:风后演《握奇图》,自一阵之中,分为八阵。

  天有冲或圆布。

  黄帝曰:

 

  天阵圆,利为主,色尚元,为乾。

 

  地阵方,利为客,色尚黄,为坤。

 

  风附于天,风象,其形锐首,利为客,色尚赤,为巽。

 

  云附于地。

 

  太公曰:

  左右相向是也,其形锐首,利为客,色尚白,为坎。

 
  飞龙,其形屈曲,似龙,利为主,色上元下赤,为震。

 

  虎翼,居中,法翼而进,其形空,利为主,色上黄下青,为兑。

 

  鸟翔。

  太公曰:

  鸟翔者,突击之义也,其形迅急,利为客色,上元下白,为离。


 
  蛇蟠。

  太公曰:

  蛇蟠者,围绕之义也,其形宛转,利为主,色上黄下赤,为艮。

分享到:
上一篇: 卷五
下一篇: 卷七
相关内容

评论 0 条 / 浏览 928

点击获取验证码
热门文章